快捷搜索:

桂林一所小学划分“学渣班” 官方称因材施教

来源:http://www.aLbihoLding.com 作者:社会热点 人气:111 发布时间:2019-10-12
摘要:5年如一日照顾患癌症的妻子;34年如一日专心教学,一学期之内把数学成绩全街倒数第一的班级教成排头兵,其中有几多辛酸?这只有新洲区旧街中心小学数学老师苏银勤知道。 在六年

5年如一日照顾患癌症的妻子;34年如一日专心教学,一学期之内把数学成绩全街倒数第一的班级教成排头兵,其中有几多辛酸?这只有新洲区旧街中心小学数学老师苏银勤知道。

在六年级3班学生小伟看来,这些都是小问题,最难以忍受的是飘来的厕所气味。从图片上可以看到,这间教室的一面窗户正对着学校厕所墙壁的镂空 砖,相距只有1米多。“离厕所最近的教室就是我们这间了。天气热的时候,教室里都是臭味,得捂着鼻子。”小伟说,他们班因此被一些学生取名为“厕所班”。

“他刚接这个班的时候,他们班数学是全街倒数第一,才教一个学期,班级成绩和去年排名第一的班级并驾齐驱了。”王曙梅老师说,苏银勤的课堂非常受欢迎,学生们亲切地叫他“苏老爷子”。

2015年秋季学期,拉木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全部转入堡里中心小学就读。报名注册的那天,杨凤在堡里中心小学校门口张贴着的分班名单上寻找儿子的 名字——— 儿子被分在六年级3班。仔细看完这个班上的所有学生名字,杨凤心生疑惑,“儿子原来班上有40来个学生,成绩中等以上的,竟没有一个分在这个班。”

说着说着,苏银勤忍不住眼眶泛红,他说妻子50多天没吃米饭,只能喝水和果汁。“晚上我常忍不住落泪,有时就弹一首调子欢快的乐曲,调节一下。”

“实在没有多余的教室了。”校长阮家成告诉记者,在拉木、三多两所完小的六年级并入前,学校的教室就已经是满打满算。新教学楼原本计划2015 年秋季开学时就能建好,但因为工程问题拖延至2016年1月才投入使用。无奈,只能腾出这间平房用作临时教室。考虑到临时性,也未对教室的一些破损进行修 复。

早上5时许烧开水、煮粥,给妻子擦洗身子,洗换下来的脏衣服。苏银勤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2008年,妻子被查出患食道癌,如今她已瘫痪在床,苏银勤则要给她擦洗身子、换衣服、清理大小便、处理伤口等,多的时候每天要换3次,一次则要花一个多小时。尽管如此,苏银勤却从未请过假,他把妻子的住院时间安排到寒暑假和长假。

  六年级3班到底是怎么划出来的?

苏银勤在教学上的成绩有目共睹。教数学,他能把六年级数学课本第一页到最后一页的内容背下来。有一次在田里插秧,突然接到电话说要上公开课,他裤腿还没放下来就冲进教室,还拿了全区第一名;教乒乓球,他带出了女子团体全区第四的好成绩。

通过几张上学期拍摄的照片,记者看到了这间教室的模样:平房,屋顶隔热板破了2个大洞,窗户的玻璃破损,教室后面还放着原来学前班留下的幼儿滑梯。

家庭的重担从未将苏银勤压垮。回到学校,他马上从容地走进教室,笑呵呵地给学生上课。在旧街中心小学教书8年,他当了7年班主任,此外,他还是学校体卫艺处主任,带校乒乓球队,辅导学生弹电子琴。

这份名为《关于群众反映永福县堡里乡中心小学歧视学生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汇报》指出,“将新老学生130人重新编班,学校领导也颇为为难……学校在分班时参考了学生成绩,将基础相对薄弱的40人编入132班(六年级3班),以新转入学生为主。”

在学校,苏银勤有时会接到家里电话说妻子状态不好,他就抽时间跑回家,做完事再跑回学校。“很怕接到电话,如果不是很严重,家里不会打电话来。”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那份2015年春季学期堡里、拉木和三多三所小学五年级学生期末考试成绩排名表上看到:成绩垫底的51名学生中,有8名学生的名字另外被红圈圈起——— 结果是,他们被分到的是堡里中心小学六年级的其他两个班。

照顾病妻5年不休假

王源说,教室里的桌椅都很老旧,一摇吱吱作响,他在2个桌脚下垫了小纸团才勉强保持平稳。班主任林波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其他班级和实验室更换淘汰下来的旧桌椅。

图片 1

“在正常的班级,不写作业、上学迟到就算调皮捣蛋的了。而这个班上几乎每天都有两三起学生闹别扭、打架的事情。上学期刚开学,就有名男生将一名 女生踢倒摔伤,我赶紧送去医院。”林波告诉记者,作为班主任,处置这些状况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督导学生学习变得更加困难。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伍迪 通讯员陶火应 摄影:记者魏铼

来源 桂林晚报

一学期带好“落后班”

  到底是抛弃还是挽救?

7日,记者到学校时,苏银勤刚好有40分钟的课间间隙,他赶紧回了家。“今天早上很早就出门了,没来得及给她换衣服。”苏银勤走小路跑回家,一般人要走20多分钟的路,他只花了7分钟。“换完衣服我马上就要回去上课了。”

杨淇离职后,按照学校的安排,林波还要兼上数学课。

但在校方看来,一些家长持这种观点,完全是出于误解。

王金秀告诉记者,她曾在4所小学任教,因为撤点并校而需要重新分班的情况也经历多次,“每次分班,学校都会参考学生的成绩,但目的是为了将成绩好的学生和成绩差的学生均匀混搭。”

“划分差生班,本质上与常见的划分重点班和普通班是一样的,只是更为绝对化。”吴素梅认为,这种分班方式有利有弊,学校因材施教的初衷可以理 解,而家长的担忧也有道理。毕竟,过早地给孩子贴上“差生”的标签,可能会在部分孩子身上产生污名效应,带来自暴自弃等消极影响。

成绩最差的划一个班?

面对家长的质问,班主任林波常常无言以对,“从教20年,我也没见过这种分班方式。”

但对于纷纷扰扰的分班风波,永福县教育局作出的《关于群众反映永福县堡里乡中心小学歧视学生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汇报》已经给出了结论:将基础相对薄弱的40人编入132班(六年级3班),确实是为了便于因材施教,不得已而为之。

就在记者采访的几天前,市教育局也接到了关于堡里中心小学按成绩分班的投诉。永福县教育局转接到这一投诉后,立即组织了调查。永福县教育局纪检组组长周春吉告诉记者,通过对学校领导、老师和家长进行走访,调查结果已经出炉。

“学校把基础相对薄弱的学生分到一个班,并不是抛弃,而是为了因材施教。”校长阮家成说。

“六年级3班的教室陈旧、装修差是事实,但学校教室不够用,总会有个班分在这间教室。”永福县教育局纪检组组长周春吉说,学校给六年级3班安排这个教室,并没有区别对待的意思。

与六年级3班同处于这排平房的还有2个学前班。六年级其他2个班级则在对面的一栋3层教学楼里。王源说,课间休息时,有时会仰见曾经的同班好友站在走廊上朝下看,这时他会赶紧溜回教室。

近日,永福县堡里乡一位家长(微博)反映:2015年秋季学期,堡里中心小学将该校和三多、拉木两所小学的六年级学生按成绩划分,成绩最差的学生组成了一个班级。其中,最刺痛家长们神经的,是“学校把这个班分在最差的教室,配备代课老师,像是抛弃。”

母亲杨凤告诉记者,儿子六年级分班后,明显变得自卑了,与很多原来要好的同学疏远了关系。“他那个班,都是成绩最差的孩子。”

家长莫军的女儿也分在了六年级3班。“有次开家长会,我跟班上其他学生的家长一聊,才知道分在这个班的都是成绩垫底的学生。”对于这种分班方式,莫军很不理解,“以前只听说过划分重点班,没想到还有把成绩最差的孩子放到一起的。”

而这,恰恰是令家长更担忧的地方。“学校给六年级3班配备的都是没有教学经验的代课教师,这能叫因材施教吗?”家长莫军质疑。

“代课的身份,并不意味着这名老师的教学能力差。”校长阮家成解释说,杨淇和丘纲奇两名老师都是从大中专院校毕业。其中,杨老师刚从学校毕业,有朝气,知识面广;丘老师曾担任过学校的政教处主任。

廖娟告诉记者,上个学期,她因为儿子上课时屡次吵闹被班主任请到学校谈话,那也是第一次。“儿子虽然学习成绩一直不好,但以前在学校都比较安分。我回到家责怪他时,他竟然说班上还有很多比他更调皮的。”

上午10点,堡里中心小学开始报名注册。学生们陆陆续续走进自己的教室,找到自己的班主任报名。王源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后,在教师办公室里找到了班主任林波———王源上个学期的教室已经成了挖掘机下的一堆废墟。

阮家成告诉记者,这些学生基础薄弱,大多数连简单的分数加减法都不会。将他们分到一个班,老师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从基础巩固抓起,逐渐恢复学生的学习信心。“如果是放在其他班一起教学,他们很难跟上正常的教学进度。”

“这些学生,是学校老师的亲戚或朋友的孩子。”班主任林波解释说。

“这个班的学生,确实都是成绩最差的那部分。”班主任林波曾将2015年春季学期堡里、拉木和三多三所小学五年级学生期末考试成绩进行排名。这 份排名表显示,六年级3班的40名学生成绩集中在倒数51名中。其中,成绩最好的学生语文66.5分,英语51分,数学58分。

本文由网信彩票发布于社会热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桂林一所小学划分“学渣班” 官方称因材施教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