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90后年轻妈妈的幸福样本

来源:http://www.aLbihoLding.com 作者:社会热点 人气:69 发布时间:2019-10-12
摘要:楚天都市报讯对他一见钟情,为他休学回家,然后翘首以盼,长到法定结婚年龄。如此疯狂的爱情,结婚后也有闹离婚的时候吗…… 二十七采宁飞了,我又要过几天独居的日子,两年来

楚天都市报讯 对他一见钟情,为他休学回家,然后翘首以盼,长到法定结婚年龄。如此疯狂的爱情,结婚后也有闹离婚的时候吗……

二十七采宁飞了,我又要过几天独居的日子,两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飘在半空中的爱情。因为分离,所以有了期待,有了思念。人都是这样,总会在心里期待着什么,很多夫妻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期待一段短暂的分离,因为每天相处通常只会换来麻木,而分离则可以让期待变成一种思念。我觉得分离是爱情必不可少的部分,没有相思就不会有爱情,那些所谓朝厮暮守的情侣,有几对能真正走入婚姻的殿堂?没等结婚就已经厌倦了。而那些离婚的人,很多则是因为在结婚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罢了。当然,我对采宁是不会厌倦的,我总能在她的身上找到一些新的惊喜,她的吸引力存在于我的心灵深处。而且我们也没时间厌倦,因为每次相聚都是匆匆几天,互诉离情的缠绵还没有真正结束就要面临新的相思。采宁是天使,天使飞了之后,我就开始期待晚上的诗友聚会,这是QQ诗友群的第一次聚会,大家虽然在网上都聊得很熟,但现实中却从未见面。诗友群几十号人,就算不能全部都来,但应该也不会太少吧?这么多网友一起聚会,场面何其壮观啊!一个人能同时见这么多网友,想着就兴奋。其实,是不是诗友我都没什么意见,是网友就行,最好是漂亮的女网友,最好诗群里就我一个男的,别的都是绝色美女!众星捧月,我是月亮,她们都是星星。我爱文学,更爱文学女青年。采宁的飞机还没起飞我就开小差了,我“呸”了自己一下。但不会开小差的男人又怎么算得上是真正的男人呢!我爱的人是采宁就行了,好爱!好爱!聚会的地点在一个餐厅的大包间里,包间里两张大饭桌,不但有卡拉OK设备,还有一个小舞池,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在里面的沙发上聊天了。我开口就道:“我是踏月而歌,哪位是李白?”“李白”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来了当然找他。马上就有人站起来回应,“我是李白!哈哈!你就是踏月而歌啊!”“李白”果然是文质彬彬,头发漆黑油亮,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看就知道是有文化的人。他跟我握了握手,然后把另外几个人介绍了一下,都是平日在QQ群里的活跃分子。聚会时间差不多了,陆续有人赶来,有男有女的,女孩子中有漂亮的也有难看的。印象比较深的是“李清照”,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我感觉她是个很矜持的年轻女孩子,但没想到却是个虎背熊腰的壮妞。介绍她的时候,我跟身边“孟浩然”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有那种见面不如闻名的感觉。当然,大家都是有礼貌有修养的人,谁也不会当面去取笑别人。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张飞”。当初QQ诗群里出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心里就有点纳闷,这么斯文的QQ群里,怎么会有人叫这个名字,张飞什么时候会吟诗了?更没想到的是这现实中的张飞竟是个弱质女流,而且还颇有几分姿色。她进门的时候就大声吼:“你们谁能猜出我是哪个,奖励飞吻一个!”没有人猜得出来。因为我们都没见过女张飞。到吃饭时间,一共聚了三十多个群友,刚好分两桌坐下吃饭。开始大家都不熟,言语间颇为客气,三杯酒下肚之后,男人们女人们的话就开始多了起来,从生活到感情,能侃就侃,惟独没有谈论诗词。张飞就坐在我身边,我问她:“平时大家在群里才思敏捷,恨不得诗词作酒长啸江湖,现在真的聚会了,倒没什么人聊诗词了?”张飞睁大了眼睛看我,一脸惊讶的样子,“和网上怎么相比呢!要写什么诗词,随便打开一个网站就可以转贴。”我点了点头,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坐在另一边的是李白,他憨厚地笑道:“网络聊天嘛,诗词是桥梁,爱好是方向,目的是多交些朋友。”他说的有道理,我笑了笑:“最好是多交些美女朋友……”张飞是女孩子,却也大方,“哈哈!如果网上没有MM,看你们还上不上网!还聊不聊诗词!”正说着,包厢外又进来一个人,进门就说:“大家好!我是李师师,来迟了,对不起啊,现在才下班。”“有美女自门外来,不亦乐乎?”李白一边说一边迎了上去。这女孩穿了一套黄色的束腰花边裙子,一对小白靴,身材不错!头发上夹了两个卡通小发夹,跟五官配合得很好,整个看起来青春活泼。就是这女孩怎么就觉得眼熟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女孩子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的人,目光就跟我的视线接触了。她对我笑了笑,那笑容挺美的。我发誓,这女孩我一定见过,但却偏偏想不起是在什么地方见的!她走到我面前,做了个鬼脸,“我今天戴的是隐形眼镜。”她这一说,我马上就想起来了!她竟是李雯!我的秘书!天啊!女孩子化妆跟不化妆,戴眼镜跟不带眼镜,穿工衣和穿便装竟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我扶着椅子,“李师师?”她笑了笑,“李雯。”我还想说话,孟浩然在另一桌大声叫道:“师师美女,我这边刚好有空位,我是孟浩然!”二十八我一直都认为自从有了网络之后,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很小,但却没想到竟然小到这个程度,先是阳光,她在网上跟我认识,但竟是采宁现实中的同学好友,现在还成了我的战友;然后是李雯,我的秘书,竟跟我在同一个QQ诗友群里。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平时看起来像老处女似的李雯在生活中竟可以这么活泼,跟办公室里木讷的她相差太远了,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难怪说女人喜欢新衣服,或许她们只是喜欢换衣服而已,换套衣服,连性格都换了,仿佛那衣服就是她们的皮,像蛇一样,蜕了一层皮,就不像原先的她。难怪会有“美女蛇”这个名词。饭桌上的气氛很热烈,虽然大家都只用网名称呼,但酒过三巡之后,说话便再无顾忌。几乎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而最能说会道的还是孟浩然,他坐在李雯身边,低声说大声笑,全场几乎都是他的声音。从他眼中冒出的绿光我知道,他很想把李雯拿下。“什么是勇敢?浑呗!”“什么是温柔?贱呗!”“什么是艺术?脱呗!”“什么是爱情?骗呗!”女人或许都比较容易对风趣幽默的男人产生好感吧,从李雯的笑容上我看得出来,她挺欣赏孟浩然的。她笑眯眯的看着他,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这孟浩然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这么多段子,一套套的。“春风吹,战鼓擂,网上妹妹咱怕谁,说就说,想不想听荤笑话?”李白连忙伸手打住,说:“孟兄果真狂放之人,今日相见,兄弟敬你一杯。”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在场有十几个女孩子,要是这孟浩然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荤笑话,怕会产生尴尬的场面。这毕竟是网友第一次聚会,狂放过头了未免有失体统。孟浩然显然已经有了一点醉意,李白敬他酒,他便马上站了起来,笑道:“为妹生,为妹死,为妹奋斗一辈子,兄弟!干了!”这孟浩然挺有意思的,网上聊天的时候是文质彬彬,想不到现实生活中竟如此夸张。李白笑了笑,一口喝了酒,“你啊!你这样下去是吃妹亏,上妹当,迟早死在妹身上!”这李白才思敏捷,随口就把这顺口溜接了下去。引得大伙都笑了起来。孟浩然年龄比较小,看起来才二十一、二岁,被大伙一笑,脸上顿时就红了,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酒精的作用,讪笑道:“李兄果然厉害。”坐了下来,却又低声跟李雯调笑起来。身边的张飞拉拉我的衣袖,“你会不会说荤笑话?”我说:“会啊,但在这里不好说吧!”“怕什么啊!大家平时在群里都聊熟了,说什么也不会介意的。”“在群里大家聊的都是诗词啊!”“现在是聚会嘛,都是成年人,难道还要装纯情?”她这话说得稍微大声了一点,李白听了便说:“美女如果有荤笑话,不妨给我们说一个啊!”李白也是狡猾分子,他是带头人,他不让孟浩然说,是因为由男的说怕女孩子不好意思,如果由女孩子带头说荤笑话,效果就不同了。张飞一拍胸脯,大声道:“行,今天俺燕人张翼德就先带头说个笑话,以求大家一乐!”她身材娇小,用张飞这个网名已属不伦不类,现在还学人拍胸脯,大家便都安静等着她说。“丈夫在厨房杀鸡,待客的妻子喊鱼煎好了吗?他丈夫不耐烦的问,杀鸡煎鱼先干哪个?妻子就喊,先煎后杀。在一旁的客人没听清楚前面的话,只听到最后一句,于是有点吃惊,妻子见客人表情不对,连忙改口喊,先煎完再杀!那客人听了更加吃惊,那妻子急了,大叫道,你煎我杀!”张飞的笑话很一般,但大家还是给了鼓励的笑容,孟浩然站起来,“你说了,那我也说个。”于是大家的眼光又都投向他。他清了清嗓子,“有座山上有只母熊,山下有个猎人想把它抓了,第一次战斗,猎人失败了,被母熊抓住强xx了,于是愤恨交加,休息数天之后,他又去找母熊战斗,结果又败了,于是又被母熊强xx了一次,他很不服气,等伤好了,马上又上山找母熊,那母熊一见他就乐了,狂笑道:你狗日是来打熊还是来卖淫的?”他说笑话的时候表情神态做了个十足,特别是说最后一句的时候,活脱脱就是一母熊在说话,引得哄堂大笑。李白见大家都放开了,也站起来说:“既然说开了,那我也说个大家乐一乐。”大家都拍手叫好。于是李白便说:“一个军官转业回乡,上级安排他做了个县委书记,他的妻子高兴得不得了。到了晚上同床,才知道丈夫的命根子被炸飞了,当场就嚎啕大哭,那丈夫见妻子痛哭,就来气了,大吼道,哭什么?难道我堂堂一个县委书记连个xx巴都不如?”二十九吃完晚饭之后,服务员把饭桌撤了,包厢就成了地道的卡拉OK包房。吃饭时没喝过瘾几个男生又叫了几打啤酒坐在沙发上拼了起来。女人们就开起了演唱会。“李清照”的表演欲是最旺盛的,就如她平时在QQ群里说话最多一样。她的样子长得像韩红,唱的也是韩红的歌,只是歌唱得确实不怎么样,一曲《家乡》被她唱得飞沙走石满目疮痍,像牛叫一样,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用五个调子来演绎这首歌。我怀疑韩红如果在场,会被她活生生的唱得两眼翻白晕绝过去。身旁的张飞在我耳边小声问:“听她唱歌你会想到什么?”我摇了摇头,“倾听是一种礼貌,是对歌者的尊重。”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耳朵惨遭折磨的我为什么还能说出这么有教养的话来。“我想起了满清十大酷刑,感觉她正在被行刑,哈哈。”她小声的说,“你也别假正经了,我知道你心里已经在骂娘了。”李清照一曲《家乡》终于唱完,全场男女马上报以热烈的掌声,她有礼貌的半鞠躬,一边道谢一边说:“唱得不好,让大家见笑了。”掌声是庆祝她终于唱完了。不是见笑,是大家想笑笑不出来。然后就是李雯,唱的是刘若英的《为爱痴狂》,声音还可以,不跑调,就是拍子不准,不过比之前的李清照要好几百倍。美女唱歌,捧场的人就是多,大家都跟着音乐打拍子,孟浩然更是乘着酒意在一旁伴舞,像耍功夫一样。我对张飞说:“你唱什么歌?”张飞摇头道:“我唱得不好听,就不去献丑了。”“没关系的,出来玩就是要开心嘛,李清照都敢唱,你怕什么?”“就怕我连她都不如。”“怎么会!你长得这么漂亮,唱歌一定不会难听。”“要不,你跟我合唱?两个人一起唱就不会那么害怕了。”唱歌虽然不是我的强项,但自问也还算过得去,有美女合唱,我当然不会拒绝。我们唱的是张智霖和许秋怡的老歌《现代爱情故事》,这歌简单却好听,我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大家的掌声。唱歌的时候,看到孟浩然正抓着李雯手在给她看手相,李雯笑眯眯的,眼神却向我瞄来,我连忙避开了她的目光。上司跟下属在这种场合会面,心里总是有种怪怪的感觉,颇不自然。唱完了歌走回座位,那李清照走过来一把抓住张飞的手,“妹妹,你的歌唱得真好。”张飞笑道:“你也唱得不错。”“你的身材真好,我羡慕死了!”李清照扭着胖腰,“哎,我都没腰了。”“你这叫没腰?你还想要多粗的腰?”我顺口就接道。她全身上下都是腰。“女人说话,男人别插嘴。”李清照唾了我一口。这天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到散伙的时候,不少人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张飞和李白都要了我的号码去,整个晚上,张飞坐在我旁边,跟我聊了不少话题,却不愿意将她的真实姓名告诉我。她说网名叫习惯了就算把真名告诉我也没意义。我想了一下觉得她说得对,便作罢了。在场的人只有李雯知道我的工作和名字,但整晚上她都没跟我说上两句话,走的时候,孟浩然想送她,被她婉言拒绝了。而张飞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却当没看见。聚会完毕各奔前程,走出餐厅看时间才十一点,还早。我心想采宁不在,这么早回家也没意思,正打算绕道回夜总会巡视一下,手机上的短信息却响了,是李雯发过来的:能不能送我回家?刚才孟浩然不是抢着送她吗?干嘛要来麻烦我?不过看在她今天打扮得还像个女孩子,送她一程又何妨?我便回了信息:你在哪里?在你后面!我转身,就看到她站在我身后不远的路灯下,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猫。三十李雯在聚会上的出现本来就让我觉得意外,而她表现出的跟上班时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就更让我觉得意外。凭聚会时她跟孟浩然聊天的那股投入劲,我甚至怀疑聚会之后他们会直接去开房。平时我对她是严厉惯了,坐在出租车上,竟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没想到我们竟会在同一个群里。”她是没话找话,“唐经理也爱好文学?”我笑了笑没说话,我爱的只是文学女青年,我一直认为爱好文学的女孩子气质会比较文雅,但“李清照”那惨不忍睹的美貌,让我从此改变了这个看法。女人永远只有两种,一种是天鹅,另一种是恐龙。平日李雯在我的眼里,不过是只不算太难看的恐龙而已,但她混入了今晚这一群文学女青年中,竟摇身变成了天鹅,大有鹤立鸡群之势。“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不愿意送我回家?”她小心的问,话里还是那种怯生生的味道。“我以为你会让孟浩然送的。”我看着窗外的街灯。既然那么怕我,干嘛要我送呢,女孩真是奇怪的动物!“我……我也不知道。”她讷讷地说,“我觉得那个孟浩然不是好人,色眯眯的……”“我也不是好人。”我笑了笑,“我比他更色。”“我不信,你是我的上司,我知道你平时虽然对我凶,其实是为了让我更快进步。不像那个刘经理,在工作上从来不骂我。”“刘经理怎么了?他不骂你,难道不是好事?你希望天天被人骂?”“他虽然不骂我,但也从来不教我。”看来她还是蛮好学的,“每次都只关心人家的私人问题。”“哦?”我不冷不热的,“你长得这么漂亮,或许他想追你吧。”“别笑我了,我知道自己是只恐龙。”她的话里透着一丝自嘲,“我到家了,前面路口把我放下车就行。”路灯很灰暗,我犹豫了一下,也走下车,“我还是送你到家门口吧,现在的治安不好。”送佛送到西,既然来了,干脆把她送到家门口。“不用了,不用了。”她显得有点慌张,“真的不用了,就一小段路,我自己走就行。”我停住了脚步,“真的不用?”“不用了,你回去吧,谢谢你。”她边说边往巷里跑去,仿佛我是一头非要跟她回家的饿狼。哼,早知道她把我也当坏人,还不如不送她。本来打算回夜总会转一圈的,但送完李雯回家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于是干脆回了家。洗了个澡打开电脑,QQ诗群里,李白、孟浩然和张飞都在线,闹了一会儿,李雯也上线了,孟浩然马上在群里给她打了个鲜红的嘴唇,说美女我要泡你。李雯回了个笑脸道:泡不泡我是你的事,能不能泡到手,就是我的事了,哈哈。知道李雯就是网上的李师师之后,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分不清现实或网上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又或者我分不清的只是生活中的她和上班时的她罢了。回想一下,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带着面具上班,脱了裤子睡觉!哪一个又是真正的我?张飞没在群里说话,却在QQ上单独给我发了个信息:解散之后竟然不送我回家,好没风度。“不是我没有风度,而是我怕自己忍不住把你直接送上了床,这就不太妙了。”聊了一个晚上,我知道她开得起这种玩笑。“其实你长得蛮帅的,只可惜你没有送我回来,不然的话,嘿嘿!说不定我会给你一个惊喜呢。我可是独居的哦!”“又或许你给我的不是惊喜,是个经期吧!哈哈!下次有机会再送你。”采宁临走之前几乎把我的弹药都弄光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元气。做男人,还是要懂得节制,不然的话,很容易肾亏。这个世界的男女关系变得如此简单而直接,归根到底还是网络的功劳,如果没有网络,哪来这么多机会认识美女?我从来不相信飞鸽传书能下载一夜情,千里传音或许可以,但也得内功深厚才行。

■采写:记者向然

■讲述:艾风

■性别:女

■年龄:22岁

■学历:大专

■职业:做生意

■时间:1月7日

■方式:QQ讲述

本文由网信彩票发布于社会热点,转载请注明出处:90后年轻妈妈的幸福样本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